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美食

揭秘中国探月工程设计师这里的战场静悄悄7

2018-10-26 13:52:13

11月1日晨,中国探月三期再入返回试验器“小嫦娥”成功返回地球。图为北京航天城飞行控制中心返回器降落打开降落伞的模拟画面。本报邱晨辉摄在工作现场的“嫦娥”。北京航天飞行控制中心供图10月24日凌晨,被称作“小嫦娥”的探月三期飞行试验器入轨那一刻,坐在北京航天城飞行控制大厅总体主任设计师岗位上的席露华明白,自己的第四次探月征程开始了。7年前,同样是在这一天,同样是在这个大厅里,她作为中心总体计划和国际联岗位负责人,参加了我国次绕月探测任务——嫦娥一号。如果从2004年我国探月工程立项算起,她从事嫦娥任务飞控工作已整整十年。十年,对于中华民族的千年奔月梦想,不过是刹那瞬间,而对于席露华和她身边的女同事,却是人生一段不可再生的青春年华。她们中有在改革开放大潮中成长的70后,有在物欲横流的时代却选择守望星空的80后,在航天城,她们被身边的同事称作托举“嫦娥”奔月的嫦娥们“飞控一姐”以及中国探月的“美丽封面”。向外国专家叫板此次再入返回飞行试验任务,席露华担任的是飞控总体主任设计师一职。对这份工作,她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飞控总体就像桥梁,连接测控系统和飞行试验器系统,她要做的就是思考如何将这座桥设计完美,搭建牢固。这是一项极具风险和挑战的工作。按她的说法,机理原理不吃透,就像建桥缺少混凝土;设计考虑不周全,大桥缺腿断臂易塌陷;方案观点不准确,势必千里之堤溃自蚁展测量跟踪,发往远在奔月轨道上的飞行试验器,指引“嫦娥”再入返回征程。2007年,嫦娥一号任务备战,那是梁爽次接触任务规划计划工作,便设计开发了“任务计划可视化分析平台”,这个平台至今仍在使用。7年时间,经梁爽的手生成的计划指令达两万多条。这两万多条指令编排在一起,就如同一队旌旗猎猎、联通地月的数字大军。在外人看来,排满屏幕密密麻麻指令,可能会有种“头大”的感觉。但就像数学家感觉欧拉公式美妙绝伦一样,梁爽能从自己的工作中找到美感与美的享受。“当你懂得了这些计划指令的逻辑规则和理论依据后,就不会觉得乱了;当你努力剔除错误、解决冲突,让整个计划和谐有序、浑然一体时,就会有种美的感觉。”梁爽说。(本报邱晨辉 通讯员 祁登峰 姜宁) :

集成墙面十大品牌
联投东方
筑志红中麻将怎么下载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