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打工子弟学校被取缔学生因分流太远辍学告政

2018-10-31 14:45:34

打工子弟学校被取缔 学生因分流太远辍学告政府

无资质的打工子弟学校被取缔后,小学生梅梅(化名)被分流到离家较远的学校,无奈辍学在家。梅梅因此将朝阳区将台地区办事处告上法庭,要求撤销取缔学校的告知书。  昨天获悉,朝阳法院尚未受理此案。  分流学校太远辍学  梅梅现年9岁,吉林人。2007年,她随同母亲牛女士来京,租住在朝阳区东坝乡。到了入学年龄,她在离家较近的东北亚学校上学。  梅梅起诉称,今年6月底,将台地区办事处文化教育卫生科对东北亚学校签发了告知书,称东北亚学校未按相关程序取得办学资质,“为了你校师生的人身安全,确保地区的安全稳定,现责令你校于本学期末予以关闭。自接到告知书之日起,做好学生家长的宣传解释工作,确保社会稳定”,“若你校不遵照执行,乡文化教育卫生科将责令村委会对你校断水、断电,并将联合相关职能部门坚决予以取缔”。  随后,梅梅被乡文化教育卫生科通知分流到另一所打工子弟学校安民学校辛庄校区。牛女士自称带女儿前去考察,发现辛庄校区距离住处太远,上学路途需换乘两次,在不堵车的情况下,单程将耗时至少两个小时,上学将极为不便。从百度地图上获悉,两校之间的直线距离近8公里。  因牛女士需每天上班,无法接送梅梅,遂决定不让她到新学校就读,无奈只能暂时辍学在家。8月初,牛女士代梅梅委托律师写了诉状,决定起诉朝阳区将台地区办事处文化教育卫生科,要求撤销文化教育卫生科对东北亚学校签发的告知书。  昨天获悉,律师已将起诉书寄送朝阳法院,目前朝阳法院还未受理此案。  被取缔校想继续办  昨天下午5点半,来到东北亚学校,这个学校位于朝阳区将台乡雍家村,有20多间教室。  教室外,生了锈的铁质桌椅和斑驳的木质桌椅堆放在一起,一名校工正在整理和拆卸。校工告诉,学校办不下去了,这些桌椅校长舍不得卖掉,准备送给其他打工子弟学校。  办公室一名张老师说,东北亚学校在雍家村开办了8年,其中2009年,学校还接收过其他打工子弟学校分流来的学生,受到朝阳区教委的表扬,“6月底,文教科开始在学校发通知,说学校没有资质没有备案。”  这名张老师介绍,学校设有十个年级,从学前班到初三,被取缔前约有学生800人,都是附近外来务工人员的孩子。被取缔后,校长想继续办下去,但外部压力太大,只能心有余而力不足,现在每天有10来个孩子依然过来上课。  >>律师说法  受教育权利被侵害  梅梅的律师彭剑说,朝阳区教委和东北亚学校签有安全检查协议,将台地区办事处文化教育卫生科也每年对东北亚学校进行安全检查等监督活动,梅梅母女据此认为该学校属于被政府合法承认的民办学校,对此产生信赖,如今将台地区办事处突然取缔学校的行为,造成了梅梅上学困难,实质上侵害了她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  彭剑律师还指出,牛女士这样的打工者支持政府合理配置教育资源、保障适龄少年儿童接受义务教育;如果政府确保他们的孩子可以在居住地及附近教育机构接受义务教育的前提下,他们支持政府取缔没有资质的民办学校。但是像现在这样,政府没有考虑打工者子女受教育的实际情况,不适当地取缔东北亚学校这样的民办学校,致使很多孩子无法实现线的受教育权,这是众多携妻带子的打工者无法接受的。  将就近兴办新学校  >>官方回应  昨天下午,致电将台地区办事处文化教育卫生科。一名工作人员称,6月底,按照朝阳区教委的统一安排,确实依法取缔了三所打工子弟学校,包括东北亚学校。这三所学校都没有办学许可证,属于无资质办学。朝阳区教委协调安排了分流措施,已经将学生们分流到附近的学校。此外,朝阳区教委还在东北亚学校附近选好地址,准备兴办一所正规的学校以便于附近学生就读。  这名工作人员还表示,办事处依法取缔东北亚学校,但没有采取强制措施,目前这个学校还在上课。  前天,市教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今年,大兴、朝阳、海淀三个区共有24所流动人口自办学校面临拆迁,涉及在校生14000多人。市教委要求各区县进行分流安置。注意到,市教委和朝阳区教委在谈到分流问题时,均未提及“就近”原则。( 刘杰)

液压登车桥
304不锈钢矩形管
不锈钢通风柜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